top of page

冬日

大清邮政二等供事杨亚昌一觉醒来,已近中午,想起昨晚与裕泰盐行王掌柜谈成的交易,忍不住一阵暗喜。听差张大顺端着早餐推门进来,哈腰道:“局长,您是一准又有高兴事了,昨晚睡着了还咕噜‘再干一杯’呢。”

杨亚昌意识到自己酒后失语,先是心中一紧,随口道:“你听见了什么?”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马夫吆喝声,他赶紧穿衣下床,急着往楼下去,院里已有人在喊:“匡大人到”。

匡大人见杨亚昌一边系扣子一边从楼上下来,发辫不整的样子,立刻现出不悦:“杨局长真是享福之人哪,日头高照,还在梦游夜郎国吧!”

“不知匡大人今日驾到,有失远迎,罪过罪过。”身子弯成了鸵鸟一般。

“今儿,我眼睛不适,不能多耽搁,查完就走。”杨亚昌这才想起今天是局务检查日。匡巡察已命手下随员去清查账目,核点票款。杨亚昌呆在那里没动,鼻尖已沁出细细的汗珠。匡大人此刻猛地打了一个山响的喷嚏,杨亚昌一屁股落在椅子上,像漏了气的皮球,蔫了。

杨亚昌如逢大赦般一步三鞠躬送走了匡巡察,才真的心疼起送匡巡察的那个玉兔古玩来,俗话说破财免灾,想到这儿,心里平静了下来,却又冒出了另外一个决定,辞退张大顺。问上在全局员工会上,他一脸正色:“作为大清邮政员工,应视奉公守法为天职,而张大顺私窃局内木炭取暖,实为明知故犯,我说过”

36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一个闷热的夏天

一 今天执法队有些沉闷。平时就沉默寡言的季秉志不住地吸烟,把头埋在一堆文件里,其实他并没看。大林眼睛望着窗外发愣,昨晚的查处行动一直持续到下半夜,几乎一夜没合眼。“夜猫子”萧莉也有点打不起精神,但她想缓解一下沉闷的气氛,就对大林说:“那个死胖子会来吗?快立秋了还这么热。”“他会来?上次处罚还是法院强制执行的呢!这个用不着烦,正好可以多收些滞纳金。”大林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:“不是规定32度开空调吗。

凡人逸事

凡人逸事之一 LWP □要不是HC热心召集,我们这帮各奔东西30年的同学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在同一天再次来到D市,十个人,除了LWP没有音信,其他人都到了。可大家说的最多还是他。 LWP体壮、脸阔、颈粗、而且好玩。玩起来非常投入,投入到可以忘记吃饭、睡觉,虽然那时是“读书无用论”的年代。好玩精神,往往是学习成绩总是不能令人满意,这里不满意基本是考试不及格,包括家长、老师和同学,他并不在乎,照玩不误。我

检控门

一枚防盗“标牌” 超市设在住宅稠密区,生意兴隆,顾客多、环境杂,付款台前总是排队,人挨人,顾客有点不耐烦。室外寒风飕飕,超市内令人昏昏,我只得脱去外面厚厚的羽绒服,女收银员表情疲惫、麻木。我只买一床冬被,已排了二十多分钟的队,我付了款,收款员叹了口粗气,对我说,看看里面有没有“标牌”,在被子角上,她自己没动手。现在超市出售的服装、被子、鞋子之类的商品上都钉着防盗标牌,顾客付款后,用开锁器打开,可重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