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检控门

一枚防盗“标牌”

超市设在住宅稠密区,生意兴隆,顾客多、环境杂,付款台前总是排队,人挨人,顾客有点不耐烦。室外寒风飕飕,超市内令人昏昏,我只得脱去外面厚厚的羽绒服,女收银员表情疲惫、麻木。我只买一床冬被,已排了二十多分钟的队,我付了款,收款员叹了口粗气,对我说,看看里面有没有“标牌”,在被子角上,她自己没动手。现在超市出售的服装、被子、鞋子之类的商品上都钉着防盗标牌,顾客付款后,用开锁器打开,可重复使用。我急着想离开这样吵杂的环境,也就胡乱在被子里摸了摸,并没有发现什么标牌。

等待出检控门的顾客也是人挨着人。后面一个穿运动服的男子推的小车数次碰到我的鞋跟,排在我前面穿着“某某装饰”工作服的民工,斑斑驳驳的油漆留在上面。过检控门时,传出报警的蜂鸣,超市保安立刻兴奋起来,用对讲机指着那个民工说,你等一等,随即把他的塑料袋打开看了看,一瓶简装白酒、一大袋方便面和几袋榨菜。保安又把袋子在检控通道晃了晃,这次防盗系统没有报警,保安又让那民工从检控门走一遍,分明是怀疑有什么东西藏在他身上,民工一脸无辜,但还是顺从了,检控门没有反应,保安低声嘟囔着,奇了怪了,语气敷衍地说了声抱歉,把袋子还给了民工。

回家后,妻子打开被子的包装袋时,忽然感叹道,穿西服的是君子,穿工装的是小人,我感到有些纳闷。妻子把被子拿到我面前,我不觉一楞。原来被子的一角钉着一枚防盗“标牌”。

7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冬日

大清邮政二等供事杨亚昌一觉醒来,已近中午,想起昨晚与裕泰盐行王掌柜谈成的交易,忍不住一阵暗喜。听差张大顺端着早餐推门进来,哈腰道:“局长,您是一准又有高兴事了,昨晚睡着了还咕噜‘再干一杯’呢。” 杨亚昌意识到自己酒后失语,先是心中一紧,随口道:“你听见了什么?”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马夫吆喝声,他赶紧穿衣下床,急着往楼下去,院里已有人在喊:“匡大人到”。 匡大人见杨亚昌一边系扣子一边从楼上下来,发辫不

一个闷热的夏天

一 今天执法队有些沉闷。平时就沉默寡言的季秉志不住地吸烟,把头埋在一堆文件里,其实他并没看。大林眼睛望着窗外发愣,昨晚的查处行动一直持续到下半夜,几乎一夜没合眼。“夜猫子”萧莉也有点打不起精神,但她想缓解一下沉闷的气氛,就对大林说:“那个死胖子会来吗?快立秋了还这么热。”“他会来?上次处罚还是法院强制执行的呢!这个用不着烦,正好可以多收些滞纳金。”大林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:“不是规定32度开空调吗。

凡人逸事

凡人逸事之一 LWP □要不是HC热心召集,我们这帮各奔东西30年的同学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在同一天再次来到D市,十个人,除了LWP没有音信,其他人都到了。可大家说的最多还是他。 LWP体壮、脸阔、颈粗、而且好玩。玩起来非常投入,投入到可以忘记吃饭、睡觉,虽然那时是“读书无用论”的年代。好玩精神,往往是学习成绩总是不能令人满意,这里不满意基本是考试不及格,包括家长、老师和同学,他并不在乎,照玩不误。我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