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凡人逸事

凡人逸事之一

LWP

□要不是HC热心召集,我们这帮各奔东西30年的同学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在同一天再次来到D市,十个人,除了LWP没有音信,其他人都到了。可大家说的最多还是他。

LWP体壮、脸阔、颈粗、而且好玩。玩起来非常投入,投入到可以忘记吃饭、睡觉,虽然那时是“读书无用论”的年代。好玩精神,往往是学习成绩总是不能令人满意,这里不满意基本是考试不及格,包括家长、老师和同学,他并不在乎,照玩不误。我们玩的总与球有关,主要是篮球、排球、足球、乒乓球,他玩的主要是打弹弓、抓知了猴、插青蛙、打“焊锡烙”。焊锡烙是将啤酒瓶盖里面浇铸上铅,用手指弹着玩的一种小道具。小玩意儿,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要费一番工夫,首先你要有铅,这难不倒他。你要是有心在互联网上用Google Maps搜索一下,就知道位于河北故城的里老乡附近有一个飞机场,军用的。经过反复侦察,LWP发现飞机维修库附近有一些从飞机上拆下来的废电瓶,电瓶里有铅。30年后,我在办公室无聊时经常会看机场的卫星图,甚至能发现那个给我们带来许多故事的飞机库依然在那里,大门朝南开。我们事先潜伏在飞机库附近,待警卫人员、空、地勤维修人员不注意,我们飞快向目标---机库东墙方向集结,两人一组将电瓶拎走,回到家,把炉火捅旺,把蓄电池拆散,锡条抽出,放在铁勺里,基本是在厨房就地取材,利用饭勺,熔化后,浇铸到一个个酒瓶盖里,冷却后,就成了焊锡烙。这可是惊心动魄的行动啊,如果不成功,作了“俘虏”,不仅要在周末大操场放电影之前,场站领导会点名批评,点的名不是孩子,是孩子的家长,比如:某某团李副参谋长的儿子偷电瓶。于是团李副参谋长顿时头脑发胀,脸上冒火,头发直竖,带兵的人,特好面子,回家就是一顿暴打。一次期末考试公布成绩,LWP又是两门课不及格,解老师真是很着急,急的把头反复地左右摇晃:“李卫平啊李卫平,把你打焊锡烙的劲头拿出来,学习成绩准保你能全班属一、属二” 。于是大家一提起LWP就想起焊锡烙,或者是一说起焊锡烙,就想起LWP了。

□岁月一下子回到1976年9月,伟大领袖毛主席去世的日子。当知道毛主席去世的一刹那,全中国人民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,我们好象思维都不能正常了,饭吃不下,觉睡不着,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。正值高一学农劳动如火如荼时分,小推车才装了两筐土,两仨人上去,没一会儿,就已经累得推不动了。于是,同学们就靠着墙,望着阴沉的天空,茫然、无助、沉默。沉寂的片刻,我们都觉得应该说点什么,突然,LWP用他那少有的低沉而有无庸置疑的河南口音对周围的同学说:“毛主席比周总理官大”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看看左右接着说:“周总理去世的时候,挂的是半旗,毛主席去世,这回肯定要挂顶头旗了”,大家立刻瞪着眼睛看着他,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话,更不敢发出笑声,都闭着嘴,紧绷着,绷得每个人的脸好象都变了形。

凡人逸事之二

解老师

□解老师是里老小学的全能老师,不仅教语文、数学和政治,还兼生理卫生四门课。里老地处山东、河北交界地区,虽是河北地界,口音却是山东西北部的口音,有些音不容易发,或发的不准确,比如“软”字,很多人把第三声,说成第四声。一次上语文课时,解老师发现了这个问题,问大家:“软,拼音怎么读,男同学先回答”,男声齐喊:“日完—软,日完—软!”, 解老师:“停,停,男同学发音不标准,请女同学补充回答”,女生齐声说道:“日完俺-软!日完俺-软!”。解老师兴奋异常说:“好,比较而言,女同学比男同学发音更准确”,然后,背转身在黑板上一边板书,一边说:“RUAN---软,要强调第三声”。有同学看到解老师在暗暗发笑,但又不知道为什么。

□一次上生理卫生课,解老师讲生殖系统,介绍男生殖器官,男同学暗暗发笑,女同学低头不语,当讲到女性器官时,有一个开窍比较早的“皮猴子”望着傍边的女同学,不停地叫她的名字“小琴“,小琴同学不搭理他,越不搭理他,他就不停的叫,声音还越来越大,恰好解老师说道“这就是---器官图”,“皮猴子”:在老师停顿时说女同学的名字,于是大家听到的:“这就是”---“小琴”----“器官图”,当场哄堂大笑,解老师一脸严肃:“笑,笑,谁笑,谁就有俩”,大家不仅没有停止笑声,反而笑的更厉害了,解老师一时无可奈何,于是心平气和的开导大家:“任吗不懂,等你们长大了就懂了,肚皮磨肚皮,滋滋的”。同学们瞬间安静了下来,一片困惑和茫然。

凡人逸事之三

房东张大娘

□75年夏,二中组织学生到农村学农,分别住在村民的家里,张大娘家新盖了两间房,晚上我们正在痛斥日本鬼子在鲁西北烧杀抢掠的暴行,正说着,小脚、圆脸房东老大娘,缓缓地推门进来,望着一帮同学说:“你们甭说日本人不好,当年,人家一进村就给俺罐头吃哩”。大家面面相嘘,不知说什么好。

凡人逸事之四

LHC

□“新盖的房,雪白的墙,屋里挂着毛主席的像,啊︿﹀啊︿﹀”。

2008年“6.14同学30年聚会”后的第二天,在吴校长的带领下,参观了新二中之后,曾经在机场住过的一行同学,又到机场附近的李老小学,探访了当年的班主任谢老师,有很多当年的同学也赶来相聚,谢老师家新建了楼房,是一栋600多平方米的大宅子,房子是新盖的,墙壁是雪白的,忆往昔,话童年,触景生情,老师很激动,学生更激动,洪春同学激动的竟然想起了小学时组织汇演时表演的一个节目,自己还记得歌词,情不自禁地先唱了起来,多精彩的节目啊,怎么就没获奖呢?洪春至今还耿耿于怀。晓玲可能是当年的文艺积极分子,立刻倡议重温当时的表演,李佳、江兵、小惠、京玉、秋萍等积极响应,谢老师的儿子也参加了进来,表演的动作可是非常经典,文革期间经常可以看到的程式化的,前腿弓、后腿瞪,前呼唤、后奋进,一连几次都因忍俊不禁,才开始,就笑场。我在一旁举着DV,强忍着笑,起了个头:“新盖的房,预备,起-----”,于是,一帮人手舞足蹈地跟着吼了起来,“新盖的房,雪白的墙,屋里挂着毛主席的像,啊︿﹀啊︿﹀”,歌声笑声连掌声成一片,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,天真烂漫童年。

啊,多么美好的童年。

几个人兴致正浓,我想起当时里老乡亲们到部队慰问时曾经唱过的一段河北梆子,高亢、激昂,或者是声嘶力竭,还依稀记得一两句唱词,我试着唱道:“批林批孔大开展------”,下面确不知什么词了,没想到LHC不假思索地接上了:“大批判,俺︿,搞的热火朝天,俺︿,路线教育天天讲,师生们思想提高,眼界宽,俺︿﹀,俺︿﹀”。众人一阵惊叹,30多年前的事情还记得:“真乃神人也”。话音刚落,旁边有人插了一句话:过去的事情忘不掉,可眼前的事情记不住了。

今年6月,LHC又写了一首歌-------《老同学》

昨天我们风华正茂,今天我们白发上头。流失的是岁月,惦记的是学友。啊,老同学人生多少酸甜苦辣,全部付诸东流,健康就是幸福,来吧,为欢聚干了这杯酒。

缘分让我们同窗共读,啊,老同学,当年多少顽皮事,全部铭刻在心头,快乐就是幸福,来吧,为欢聚干了这杯酒。

LHC惟恐大家记不住,给每个同学发了一条信息。这样想忘都不容易了。

8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冬日

大清邮政二等供事杨亚昌一觉醒来,已近中午,想起昨晚与裕泰盐行王掌柜谈成的交易,忍不住一阵暗喜。听差张大顺端着早餐推门进来,哈腰道:“局长,您是一准又有高兴事了,昨晚睡着了还咕噜‘再干一杯’呢。” 杨亚昌意识到自己酒后失语,先是心中一紧,随口道:“你听见了什么?”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马夫吆喝声,他赶紧穿衣下床,急着往楼下去,院里已有人在喊:“匡大人到”。 匡大人见杨亚昌一边系扣子一边从楼上下来,发辫不

一个闷热的夏天

一 今天执法队有些沉闷。平时就沉默寡言的季秉志不住地吸烟,把头埋在一堆文件里,其实他并没看。大林眼睛望着窗外发愣,昨晚的查处行动一直持续到下半夜,几乎一夜没合眼。“夜猫子”萧莉也有点打不起精神,但她想缓解一下沉闷的气氛,就对大林说:“那个死胖子会来吗?快立秋了还这么热。”“他会来?上次处罚还是法院强制执行的呢!这个用不着烦,正好可以多收些滞纳金。”大林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:“不是规定32度开空调吗。

检控门

一枚防盗“标牌” 超市设在住宅稠密区,生意兴隆,顾客多、环境杂,付款台前总是排队,人挨人,顾客有点不耐烦。室外寒风飕飕,超市内令人昏昏,我只得脱去外面厚厚的羽绒服,女收银员表情疲惫、麻木。我只买一床冬被,已排了二十多分钟的队,我付了款,收款员叹了口粗气,对我说,看看里面有没有“标牌”,在被子角上,她自己没动手。现在超市出售的服装、被子、鞋子之类的商品上都钉着防盗标牌,顾客付款后,用开锁器打开,可重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